friendowl

脑洞存放处 懒癌晚期 神神经经 嘻嘻嘻嘻

*哪有不OOC的同人

*坑品为零

*文风是什么可以吃吗

题目想到再说吧。。。lo主高考之后就没认真写过东西。。


Chapter One: the call

少有人知的是,Legolas曾经出走过。在广袤的世界中他不知去往何方,只觉的密林这个从小就栖居其中的地方突然变得无以名状的渺小。他也曾夜晚从床上爬起来走进层层叠叠的绿意中希望能走到别的地方去,事实是,在这个一草一木他都极其熟悉的地方连迷失方向都很难。渐渐地他比别的精灵更加熟悉密林夜晚的一切,朦胧的月像女人的脸庞,看着他的指尖划过触手可及的花草,偶尔跃至树梢俯瞰掩藏在枯叶下的小径。

 

白天的他照常参加巡逻和训练,同伴们也不曾察觉他的异样。一人坐在黑暗中的时候,好奇和疑虑的迷雾就聚拢过来。广袤的夜空和大地激发他无尽的想象。对密林之外的事物他当然有所耳闻,而且还亲眼见过经过密林的商旅,他对中土地理烂熟于心,但是他还没有亲眼见过它们。在沧海桑田之后,在精灵身处的无尽的时间之河中,有多少改变是他们亲眼见证而又无力阻挡的?

 

这样的后来被Legolas称为麻烦的开始的不眠之夜并没有持续多久。Thranduil发现了他夜间的小小举动。

“我希望你可以解释一下你昨晚到过些什么地方,Legolas.”面向着敞开的窗户,Thranduil甚至没有把目光投向他的儿子。

“Ada,这您从一开始就一清二楚。”

“这样做能给你带来平静吗?”

Legolas站在Thranduil身后,看着他父亲宽阔的后背。他穿着深灰色带银色暗纹的长袍,金发像瀑布一样落下垂至肩头以下,散发出的平静和强大笼罩住了并不特别宽敞的书房,就好像已经对这个问题作了不容置疑的回答。

“我找到了答案,这样的状态不会继续。”

Thranduil终于回过头来正视他的继承人,手中的酒杯已空。Legolas面对着他,阳光就这样从窗外漫进来使王子身影的一半消失在如水波般的温暖中,清亮的眼眸里面有不知名的情绪在跳跃。他不动声色地走回书桌前为自己又倒了一杯。“这样就好。这里没有人能承受你私自离去带来的伤痛。”

“我明白,请陛下放心。”Legolas例行公事地行过礼,踏着无声的步伐退下。

轻掩的门后传来几不可闻的叹息。

 

处理完公务,国王独自矗立在王座边陷入了沉思。守卫的其他精灵都已被命令退下,蜿蜒曲折的过道旁空洞的火把像稀微的星光点亮巨大宫殿的角落。夏天的风穿过树林带动枝头一片簌簌,却吹不进这封闭的堡垒,让森林的歌唱听起来像是遥远梦境的呓语。

Thranduil并没有小看独子的叛逆,尽管因着他天真开朗,勇敢无惧的个性让事情看起来远不如想象中严重,但他知道Legolas与自己的不同和相似之处。 这几日他的反常加深了国王的担忧。从小Legolas 就和自己不太亲近,妻子西渡后父子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太大改善,倒是儿子仿佛一夜之间独立许多。但他对国王的忠诚和敬爱则是无人否认的,自己几乎在所有的事情上给他建议和指导,更不用说他出色的武艺全是自己亲手传授。还有那如出一辙的仿佛摄取了星光的美貌,他就是黑森林的骄傲。

而这次他选择了隐瞒。和有什么事像巨大沉重的云层悬在Thranduil心头,投下的阴暗完全罩住了过去种种。恐惧摧毁灵魂的那一瞬就像龙焰灼伤灵魂,留下骇然的黑暗与绝望。Thranduil不愿惊醒沉睡的记忆,但这巨怪沉重的呼吸无时无刻不昭示他的存在。伟大的王者也不得不在命运面前蹙眉屏息,目光所到之处却空无一物。

Thranduil知道,它来了。